路格迪

     Snow
510后的肖根,先刀后糖,结尾he~

看千与千寻的时候,满脑子想的肖根……T_T中毒太深π_π,(第一次用老福特,都不会用……┐(─__─)┌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飘飘扬扬的雪在下时,那个黑衣的矮个子女士就在了。雪停时,她还立在那块墓前,静静的,静静的,却又不是全然的了无声息。
       仔细看,我能感受到她寂寥的情绪凝结着不扩张。她让我想起幼时家对面的河:他在冬天也是这样,静静的外表下波涛汹涌:冰封的河面下有鱼群在竞相求生、卷起数不尽的激流。那条河养育了我们镇。我们照理该感激他,但他太沉默、我们又太忙。于是我幼时场常想:这群呆子,他是那么美的一条河,怎么会没人知道啊?
        那女士的背影叫我想起他。他们太像。
        那女士来那墓已有两年多了,每月都会带花。有些我认得,有些花却像东方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‘’ Root,我来看你。‘’
         这是桃花,是古中国人在类似于情人节时送的。兴许你忘了,我倒还记得。三年前电话里你啰嗦的,说中国人浪漫,表达爱意也像桃花一个样的委婉。(娘气)不过你喜欢,久而久之,我也不排斥,甚至想带你去中国。听John说,那里填饱肚子的好食物不止一种。呆子,你走之后,机器和我一起去了。以前没时间,现在用不完。
        ‘’花送你。‘’
         花瓣粉白粉白的,很像你。美得也很像你,这花和你真配,你拿着应该很美。配着这雪,好美。
       ‘’我肚子饿了。Root,那,我下个月再来看你。‘’
      ‘’我走了。‘’你真美,我怕忘了你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位黑衣服女士总是站着不到五分钟就走。每个月,雷雨不动的五分钟不到,人来,放花,人走。这样太吃亏了。好在每次小黑矮子女士来的时候,都有一位高瘦又美丽的女士,会霸占守墓人小屋,站在我家窗前静静看她。她看墓,高个子美丽的女士看她,局外人看着她们。她们都在思念着谁,许是再思念着不能在一起人吧?
        年轻就是好,有大把时间折腾,不像我,人老喽,不中用了。(我也被作业X老了(ノ=Д=)ノ┻━┻)只是人太聪明了,反到陷在聪明的泥潭里挣扎无力。年轻人,学着点!搞相思别霸占我小屋!哎!宁静如海,飘扬如雪,都不及坦诚相待有力。